湖南创典教育-女童死亡事件呼唤国家监护制度
湖南创典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 信息动态 > 新闻视角
  • 女童死亡事件呼唤国家监护制度
  • 作者:姚鹏    来源:中国妇女报    时间:2013年06月26日
  •     6月21日上午,南京市江宁区泉水新村两名女童被发现在家中死亡。据警方消息,两名孩子的父亲因涉毒犯罪正在服刑,爷爷奶奶已经去世,母亲乐某有吸毒史,2012年曾因吸食毒品被公安部门治安处罚,两个女儿平时由乐某本人抚养,但据一些邻居反映,孩子母亲拿了有关部门捐赠的钱物后不管孩子,两个孩子可能是被饿死的。

        在这样一个物质丰富的年代,本应快乐成长的两个幼小生命,竟然就这样死于家中。发生这样的悲剧,实在让人痛心疾首。我们谴责这种不负责任的家长之余,痛定思痛,似乎更应反省一下社会在保护儿童方面的欠缺。

        南京的这起案件让人联想起2003 年发生在成都的李思怡事件。2003年6月21日,3岁的李思怡饿死在家中,被发现时尸体已经高度腐烂。李思怡的母亲也是吸毒人员,因盗窃被抓后,曾向警方哀求先回家安顿孩子,但这要求最后没有得到回应,最后李思怡被活活饿死。这起事件当时震惊全国,以至于许多网友无法摆脱看到这则新闻后产生的耻辱感和负罪感,在网上自发开展了一场道德自救活动。然而,十年后,类似的悲剧竟然再次发生。

        分析类似的悲惨事件,都有一个相同的特点:死去的孩子并不是没有监护人,但监护人往往不愿或没有能力履行监护职责——李思怡事件中,监护人因为被抓而无法行使监护职责;南京案件中,监护人则因吸毒下落不明,没有尽到监护职责。

        这些悲剧的高度相似性警示我们,并不是所有的家长都会尽职尽责地照顾自己的孩子,还有一些则是没有能力尽到自己的责任,与其寄望于这样的家长,还不如要求社会的强制介入。在南京案件中,由于乐某一人无力抚养孩子,社区和派出所一直对她进行帮扶,每个月社区给她800元补助,已累计给予其家庭经济资助3000余元。表面来看,职能部门和相关公职人员似乎尽到了一些责任,然而,悲剧最终还是发生了。这说明,社会对于孩子的保护并不彻底,没有抓住问题的要害,而这个要害之处,便是儿童的监护权问题。

        我国的法律对监护权的设立、变更等事项规定总的来说比较少,也比较原则。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12条规定,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职责或者侵害被监护的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应当依法承担责任。经教育不改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有关人员或者有关单位的申请,撤销其监护人的资格;依照《民法通则》第16条的规定,另行确定监护人。

        这条法律非常重要,它表明了一个原则,如果父母不尽或尽不到监护职责,法律可剥夺他们的监护权。但遗憾的是,这条法律并未起到应有的作用,并未阻止悲剧的发生。究其原因,主要是缺乏可操作性。

        首先是缺乏强制报告制度,即便是知道监护人不称职或是没有能力履行职责,一般人也会认为这是人家的家务事,很少有人去管这个闲事,相关职能部门也很少有效介入,如果没有造成死伤等严重后果,更不会有人去诉诸法律,司法实践中鲜见类似的案件,更少有撤销监护人资格的判决。而另一个问题则是,剥夺了父母的监护权后,这些孩子的归宿在哪里?很少有个人愿意承担这个责任,更没有哪个机构被赋予这样的职责。

        按《民法通则》第16条的规定,对于没有监护人的未成年人,要求未成年人父母所在单位,或未成年人住所地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承担监护职责。这不仅缺乏立法依据,而且,由于没有固定经费来源及专门人员,这些单位或组织也难以担负起监护孩子的责任。这一规定,基本不具备可操作性。

        因此,要避免悲剧的再次发生,当务之急是应尽快建立健全我国的国家监护制度。法律应该授予社区、居委会等基层组织监督父母履行监护责任的权力,并建立起强制报告制度。尤其要将一些特殊家庭列入监督视野,包括:已有未成年人权益受到侵害的家庭、父母有严重不良行为或者犯罪行为的家庭、父母对子女放任不管的家庭等。

        如果这些家庭不能很好地行使监护权,出现父母无力抚养、不尽抚养义务甚至虐待等情况时,这些基层组织必须向有关部门及时报告,必要时应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变更监护人,暂时或永远剥夺现有监护人的监护权。此外,还应当广泛设置国家监护机构,如果未成年人没有监护人,或法定监护人被剥夺了监护权,可由法院指定这样的监护机构来承担监护职责。此类国家监护机构应当具备必要的居住条件和必备的生活物品,有对未成年人进行生活管理和教育的专业人员。更重要的是,政府应当为这些机构落实必要的资金保障。

        儿童是社会的未来,理应得到全社会的保护。国家监护制度最重要的意义就在于将未成年人置于全社会的系统保护之下,使社会能及早发现那些处于困境中,甚至面临危险的孩子并及时介入,给予他们有国家财政和强力机关为后盾的有力保护,而不是等到悲剧发生后再来反省、内疚。
  •